当前位置:首页  »  黄色笑话  »  笑话30

笑话30

添加:2017-06-09来源:网络人气:加载中

笑话30

趣行酒令   某村有个习俗,在本村娶媳妇宴席的最后要行令。 一次,有个秀才、曹吏、医生、巫者在一起行酒令,决定以自己的事务联句。 曹吏抢先第一说:“每日排衙次第立。” 医生接着说:“药有温凉寒燥湿。” 秀才说:“深夜娘子早梳妆。” 巫者想来想去,总无妙句,慌急这中突然闪出一句:“太上老君急急急。”   捶胸献上   有一人家虽富但极吝啬,一次,弟子要入京了,来跟他告别,这家主人情面难却,不得已拿出1000钱和一壶酒相送,同时附短信一封说:“筋 一条,血一壶,捶胸献上,只希望铁心肚人留纳。”   赞马讥人   为了建设国境边郡,政府规定交纳粟米3000斛都可以授予本州助教的官职,歧山的王生因此而得官。为炫耀自己的地位,他用大价钱买了一匹骏马。 一次他骑着骏马过街,有个叫李生的拦住王生的路说:“您新买的这匹马,价钱多少?” 王生答:“150千。” 李生称赞骏马肥壮强健,并说价格实在太便宜了。王生很奇怪。李生说:“这牲口能驮得3000斛,难道不是肥壮强健吗?”   远虑近忧   有个贫穷的士人,家中仅有一只瓮,夜里常守着它睡觉。某晚,他这么盘算着:如果求得富贵,我当用许多钱财,营造田宅,蓄养歌姬舞女,添置高大的马车,加置巨形的车盖,总之,一切需用,没有不具备的。他反复谋划,不知不觉欢畅地跳起舞来,竟一脚踏破了瓮,于是很快由快乐转为忧伤了。   杀生妙计   有个行善者,从不肯杀生,就是扫地也要避开蚂蚁,有一回在河边捉到一只甲鱼,听说甲鱼味很鲜美,就想吃它可又不忍自己杀生。想来想去,终于想出个两全其美之计。 大善人烧好一锅开水,在锅上架了一根细竹竿。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可爱的甲鱼,人们都说你会爬竿,比猴子还灵巧,就让我开开眼界吧。如 果爬过去,我就放你。” 甲鱼明知善人要杀害它,但仍抱着一线希望,因此抖擞精神,使出全身解数,小心地爬了过去。这一来,出乎大善人所料,他急忙改口说:“果然名不虚传!只是我刚才没看清,请你再来一回吧!”   曾经宣唤   从前,有个在市场上卖治脚草茧药的人,为招揽生意,竟在门上挂了个横匾,叫做“供御’(供皇帝使用)。人们都讥笑他的故弄玄虚。后来, 这事传到皇上耳里,就把他召去要加罪于他,但不久又宽恕了他的愚蠢。待他出狱,立即又在门上加了四字:曾经宣唤”。   五大祸害   某士人和某富翁作邻居,羡慕邻家生活富裕。 一日,他穿戴整齐后,去向邻居请教至富之道。富翁说:“这是神圣的事,得先戒斋三日。” 士人按说去做,几日后再次谒见,富翁摆设了高几,接受对方请求拜师的礼物,而后请士人进屋说:“大概说来,求富的道理,应当首先革除五大祸害,若不革除,富贵是不可能求得的。” 士人急迫地问五大祸害的名目。富翁说:“就是世界上所谓的仁、义、礼、智、信。”士人掩口暗笑而离去。   我是鬼吗   司马光在洛阳闲居时,正逢正月十五元宵节,夫人想出去看灯会,司马光说:“家中点着灯,何必要出去看呢?” 夫人说:“灯会热闹,还可以看看游人。” 司马光说:“我是鬼吗?”   雹成硬雨   宋高宗绍兴十七年五月初,临安(今浙江境内)发生大雨和冰雹,大学(京城的最高学府)屋上的瓦都被打碎了。学府官员向朝廷申报维修。苦于无法说“雹”字,怕谐音犯上,就把“雹”字说成“硬雨”。 借名凑韵   王齐叟字彦龄,怀州人。才高而不受拘束。做太原地方的属官时,曾经填了《青玉案》、《望江南》两首词用来嘲弄监察太原的官。郡守怒问王彦龄,王彦龄丝毫不慌张,应声又作一词来回答郡守道。“居下位,常恐被入谗。只是曾填《青玉案》,何曾敢作《望江南》。请问 马都监。” 这时马都监(官名,掌管本城军队的屯戍、训练等事)正好坐在王彦龄旁边,见这么说来,毫无准备,只得含糊应付过场。 等退朝后,马都监质问王彦龄说:“我一点也不知你这事,怎么要我作证呢?” 王彦龄笑道:“我只是借用你名凑个韵脚罢了,请勿多怪!请勿多怪!” 吃冷茶去   强渊明任命挂帅长安,跟蔡太师告辞。蔡公戏说道:“君要吃冷茶去了。”强渊明一点也不理解,但又怕见笑,不敢随便问。后来,去问熟知长安风物的亲友。亲友笑着道:“长安的女子,步子极小,行走相当慢。所 以蔡公用吃冷茶相戏。”   两块东西   范直方性滑稽。一次到平江,郑大守问,“南方妇人漂亮不漂亮?”范直方就举出王蕙、赵芷两夫人来回答这事。郑太守并不以为然,说:“赵芷有什么漂亮,脸上的两块颊骨氏得那么高。 范直方反问说:“南方妇人,难道就没有骨的吗?即便是钱大E那)后,算是美极了,但也少不得那两块东西呀!…   南婆契丹 宋高宗绍兴辛已年冬,女真族(我国东北部的一个民族)犯境。朱忠信领兵夜劫淮南,抢得无数东西。其中有个箱子,打开一看,都是籍贯为燕山《今北京、天津一带》的宋军妻子来信。某人随手拿起一封拆看,仅诗一首:“垂杨传语山丹,你到江南艰难。你那里讨你南婆,我这里嫁个契丹(古代东北部的一个民族)。”   戏米元章   米元章居住在镇江的甘露寺时,题住所为“米老庵”。 某年甘露寺一场大火,它物尽烧,独剩李卫公塔和米老庵。米元章为这侥幸之存作诗道:“云护卫公塔,天存米老庵。” 有个喜欢戏弄的人,就暗中将此诗改成这样:“神护李卫公塔,天留米老娘庵。” 元章的母亲见此联后,急急走到内屋直跺脚喊娘,原来,米元章是因为母亲的缘故才被任命为官的。   都是妇人   唐朝咸通年间,优人李可及滑稽谐戏,巧智敏捷。 一次。有人问他:”你自称博通三教、那么释迦如来是什么人?”李可及答:“妇人。” 问者大惊,“为什么是妇人?” 李说:“《金刚经》中说:‘敷坐而坐。’不是妇人,为什么夫(敷)坐而后坐?” 又问:“太上老君是什么人?” 李答,“也是妇人。” “怎么也是妇人?” “《道德经)中说:‘吾有大患,为吾为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倘若不是妇人,为什么担心有身孕?” 问者大笑,又问:“文宣王是何人?” 李可及说:“也是妇人。” 问:“怎么也是妇入?” 答:“《论语》中:‘沽之哉,待贾者也。’如果不是妇人,为什么待嫁(贾)呢?”众人为之倾倒。   寺门被烧   信州有个女子,性情放荡,喜好歌舞和饮酒,但平日里连衣食也很窘迫。 一次,别人请她弄张信州州图,她就用颜料染洗了自己的裙,好让不一均匀的颜料组成一幅图。刚好裙子下染锅,邻居请她喝酒,一坐上酒台她全忘了染裙事。 过了很久,婢女惊叫着奔来,说:“不得了啦,娘子的裙子烧着了。”女子问:“什么地方烧坏了?” 婢女说:“正烧着大云寺门。”   张不得帆   杭州参军某人尽心竭力地守护着城池。一次,率领租船开赴京城。余中,时值半夜,急忙召集起全部船员。这些人都很紧张,只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但等召集起来后,参军并没有什么其他事,只是像发现秘密似地对船员们说:“你们开船后,如看到逆风千万张不得帆啊!”船员们都捧腹大 笑起来。   贵者先斟   萧瑶有一次赴宴,与唐太宗等同桌。太宗身旁的臣子说:“自来有个规矩,同桌中最显贵的人,才能先斟酒。” 当时在座的有许多地位显赫的人,大臣长孙无忌、房玄龄听后都只是相互看看,不敢取杯。萧瑶却伸手取过杯来。大宗止住问:“你凭什么资格。可以先斟酒啊?” 萧瑶笑了笑说:“臣是梁朝兄,隋室皇后弟,唐朝左仆射(仆射为官名,与中书今、侍中同为宰相)、天子亲家翁。”太宗为萧瑶的妙答折手大 笑。     史思明诗   安禄山被杀后,史思明继续叛乱,一直打到洛阳。其时正好是樱桃熟了,史思明的儿子在河北吃不到这样好的樱桃,史思明就准备派人送些给儿子吃,同时还写了一首诗带去,诗写道:“樱桃一笼子,半赤已半黄,一 半与怀王,一半与周至。”(周至曾教导和辅助过怀王。)旁人都称颂说: “好诗!好诗!只是如果把‘一半与怀王,一半与周至,换一下,让‘黄’‘王’相押韵,就更好。 史思明大怒:“我儿岂能屈居于周至之下!”   古人仆实   节度使(官名,总揽数州军事)韩简性粗鄙,每次跟文士对话谈吐,总是不能知道文士讲些什么,常为这种事而感到耻辱,于是就召请一个孝廉(举人)讲《论语》中的《为政篇》,听到“三十而立”一句,隔日,对 从事说:“现在我才知道古人的朴实,年到三十方能站立行走。”听者大笑。   雨怕抽税   南唐皇帝李升在位时,人民因受到过多苛捐杂税的侵害,不胜其苦。一年大旱,老百姓祈祷求雨,但仍是不下雨。一天皇帝正在花园里举行宴会,京都郊区突然下起雨来。 李升问大臣们:“现在京郊下起雨来,唯独京城不下雨,难道我们监狱中有冤枉的事违背了天意吗?” 教坊长申渐高笑道:“这雨是怕抽税,所以不敢进京城呀!”李升大笑,于是下令免去一切不合理的额外税收。   蛇黄牛黄   阴曹开庭,蛇因咬死了人,牛因触死了人都被处死刑,但它们都分辨说,曾用蛇黄、牛黄立过功,救活过人,因此被免除死罪。 过不久,地狱官吏又拉上一个杀人犯,那人慌里慌张地也说自己身上有黄,阴曹官吏责问道:“蛇黄、牛黄都可入药,这是天下所知的事。你是个人,有什么黄呢?” 这人狼狈极了,说道:“我没有别的黄,只是有些羞愧凄惶。” 得过且过   五台山上有一种奇特的鸟,叫寒号虫,长着四只脚,还生有肉翅,却不能飞。它的粪便就是中药里的“五灵脂”,每当到了炎热的夏天,身上羽毛长得五彩缤纷,漂亮极了,于是,它就自鸣得意地唱道:“风凰不如我呀!” 等到大寒地冻时节,羽毛全部脱落,光秃秃的像只初生的小鸟,丑陋不堪。寒风吹来,冻得直打哆。此时,他便无可奈何地哀鸣:“得过且过, 得过且过。”   爹爹民贼   有个叫钱良臣的谏官,忌讳别人直呼他的名字。他儿子读书时,凡经诗中有“良臣”的地方,全给改作“爹爹”二字。一天,他读《孟子》,有 这样一句话:“今天的所谓良臣,在古时就是民贼。”他的儿子就把这句话 改为:“今天的所谓爹爹,在古时就是民贼。”   迂儒惜梯   赵国人成阳堪家里着了火,就打发儿子成阳到友邻奔水氏家中去借梯子扑灭火。 成阳把衣帽穿戴得整整齐齐,从容不迫地走到奔水氏家里。见到奔水氏后,一连作了三个揖,而后登堂入室,默默地坐在西郎的柱子中间。奔水氏摆宴款侍他。席间,成阳频频举杯回敬主人,喝完酒,奔水氏问:“您今天驾临寒舍。有什么事要吩咐吧?” 成阳这才说明来因:“老天爷降大难给我家,火灾作祟正在熊熊燃烧,想要登高去浇水灭火,可惜两肘又没长翅膀。家人只能望着房屋哭号,听说您家里有梯子可以登高,何不借我一用?”   郑人惜鱼   郑国有个人,非常喜爱鱼。 他在庭院里摆了三盆水,凡捕到的鱼都放进去养,那些捕到的鱼,由于受伤,有的肚子朝天,有的直喘气,那人把鱼捧出水盆来观看,说:“这鱼莫不是受伤了吧?”过一会,又拿饭粒和麦去喂它,接着又把鱼捧出 来看它吃饱了没有。 别人见了,劝他别这样,他说:“我爱鱼!我爱鱼啊!”后来没过三天,所有的鱼都脱鳞而死了。   贪食之鼠   老鼠总爱在夜间偷吃谷子,越地(今浙江省一带)便把谷子放在盆里,听任老鼠去吃,并不理睬,老鼠就招呼伙伴们都来偷吃。后来,越人把瓮里谷子换走,灌进水去,然后,撒上谷糠,糠皮浮盖在水面,老鼠并个知道,还以为是谷子,入瓮偷吃,结果全部给淹死了。     割股藏珠   从前有个渔夫,从宝山上找到一颗直径约一寸长的大宝珠,放到船上带回去。 船行驶不到100里,狂风大作,巨涛光涌,有条蛟龙出没水中,令人恐怖不安。船夫就对渔夫说:“蛟龙想得到你那颗明珠,赶快把珠子扔到水里去,不然,要连累我们了!” 渔夫舍不得,但不弃珠子,情势又这样危险。于是把自己的大腿剜开,将珠子藏了进去,海涛果然平息了。可是回家,渔夫因大腿溃烂而死去了。   晋人好利   晋国有个好贪利的人,一天走到集市去,看到东西就夺过来。 管理集市的人追上来要他付钱,晋人说:“我利欲上升时,两眼昏花,头脑发热,四方的物品好像原都是我自己的,根本不知道是属于你的东西呀!你把东西送我,我将来如果富贵了,一定好好地酬谢你!”管理集市的人用鞭子狠抽了他一顿,夺回东西就离去了。旁人讥笑他,晋人便叉腰骂道:“我只不过是在大白天公开地拿,总比那些千方百计去掠夺人家财物的人光明磊落得多!”   魏人“识器”   有个魏国人,善识辨器物。 一次,偶然在河滩上拾到一个铜制器具,像只酒杯,两旁有花纹,光彩夺目。魏人高兴地召来亲朋欣赏,并在此古物中斟酒向亲友进献。忽然从外边走进一个人来,见此物后惊讶他说:“你从哪里弄来的?这是摔跤家们用以保护生殖哭的‘铜裆’啊,怎能用来饮酒呢!” 魏人非常羞惭,立即抛却铜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