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公公免费给的种

公公免费给的种

添加:2017-10-24来源:网络人气:加载中

 
  熙熙攘攘的火车站前,一对伉俪佳影在人群中十分显眼,来往的人们忍不住多看几眼,大家想这样的夫妻真是俊男靓女,佳偶天成啊。杏吧首发

  “爸妈坐的哪次列车啊?”林静有些焦急的问着丈夫;“就是显示屏上第一个,我记在本子上了。”关晓峰看了看滚动的显示屏,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记事本。

  “妈身体不好,你怎么不让爸妈坐飞机来,坐火车多难受啊。”林静责怪着一贯粗心的丈夫。

  “我说过,但爸妈说飞机票太贵,放着便宜的火车不坐,要坐那么贵的飞机,他们说什么都不肯,我能有什么办法?”关晓峰一脸无辜,耸了耸肩。

  林静站在S市的火车站,等待着公公婆婆的到来。看着熟悉的车站,让林静想起了自己与丈夫三年前来这里打拼奋斗的情景,两人在同一所学校毕业,丈夫是学计算机的,到了S市成了大家说的‘码工’;而林静的专业几乎算不上什么专业,但因为她容貌出众,没找几分工作就被用人单位青睐,纷纷抛来橄榄枝。

  就这样,林静的工作清闲,收入平平,关晓峰的工作辛苦,收入可观。但两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能安静的坐下来享受休闲时光的机会并不多,因为S市是国内的一线城市,每月的房租和水电杂费贵的吓人,小夫妻两人都拼了命的努力,但依然艰辛窘迫,夫妻生活更是变成了奢侈品,而且林静婚后才发现,关晓峰的那个东西十次九不灵,每当两人亲热时,关晓峰倒是勃起没有障碍,可林静刚有感觉,丈夫就射精完事了,这样一来二去,两人都失去了激情,就只投入到没日没夜的工作中了。

  三年过去了,林静的肚子一点也变化,不管自己的父母还是公婆都有些着急了。林静倒也不是不想生孩子,只是夫妻生活中丈夫的草草敷衍让林静越发不满。

  “爸,妈,我在这儿呢!”关晓峰兴奋的向自己的父母挥舞着手臂。

  林静被丈夫的呼唤拉回了现实,她忙跟在丈夫身后,向公公婆婆走去。这次是因为婆婆得了肿瘤,经过她和丈夫研究,觉得把婆婆接到S市来做手术比较稳妥。

  三年不见,婆婆老了不少,也可能是患病的原因,整个人都暗淡萎靡下来,而公公还像年轻人一般健壮精神。关晓峰是他们唯一的儿子,在北方老家男女结婚都很早,据说公公结婚时才19岁,婆婆年长他几岁,第二年就有了晓峰。而我也比晓峰大三岁,用老家的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可林静却不认为自己是那块金砖。

  “妈……爸!”林静看着比自己只大十几岁的公公,外貌看起来和自己的年长同事差不多,心中感觉真是怪怪的。

  “林静也来啦。”婆婆的声音听着很虚弱。

  “妈,你和我爸来这里,我怎么能不来接你们呢?”林静上前握住了婆婆的手。

  “林静啊,你看我这还没老就来给你们添麻烦来了……”婆婆说完叹了口气。

  “妈,你这是什么话啊,你们来我和晓峰高兴还来不及呢,我做菜的手艺不好,还得你教教我呢,要不晓峰又要不满意了。”林静说着说着带着一点撒娇的口气,摇晃着婆婆的胳膊。

  “我看他敢不满意,妈说了算,但做菜恐怕就只能跟你爸学了,我的手艺那不出手啊,哈哈哈哈……”婆婆听了林静的话心情大好,笑出了声。

  林静听完,看向公公,与公公深邃的眼神相对,看到那张与晓峰十分相似的英俊脸上,带着岁月的少许沧桑和短粗的胡茬,真是雄性十足,更为黝黑的脸颊比晓峰清瘦,但显出了格外的干练冷峻,这让想入非非的林静双颊一红。

  “林静,我会教晓峰做的,你等着吃就行了。”公公略带沙哑的嗓音半开玩笑的说着。

  “我可不敢。”林静知道公公只是为了让自己开心,他不会真的教晓峰做菜的,因为在老家女人下厨是天经地义的事,公公手艺超群是因为他是厨师,但在家里从来不做,不管婆婆做成什么样子,他都欣然接受,吃的十分满意。

  林晓峰接过父亲手里的行李,带着一家人赶往地铁站,原本商量要做出租车的,但考虑路面太堵,还是最地铁最快。

  当天一家四口便挤在了窄小的出租屋里,晓峰的是孝子,执意将卧室让给了生病的母亲和父亲睡,父子两人从晚饭后一直争执到睡前都无法说服对方,最后,林静在客厅的地板上铺上了被褥,盖上被子倒头装睡。

  父子立刻停止了争吵,看了看地上的林静,同时叹了口气,公公无声的进了卧室,关晓峰也跟着林静钻入了被窝。

  睡到半夜,林静感觉有一只手从后腰钻入,抚摸自己的小腹,然后那手渐渐向下滑入,一下钻入了密林之中。

  林静一下惊醒,双腿夹紧,一下抓住了作恶的手,这才发现正是背后的关晓峰在撩拨自己。

  “大晚上不睡觉,你想干嘛?”林静这是明知故问,她怎么会不知道丈夫的暗示和渴求,只是今晚情况特殊,自己的公公婆婆就在卧室,隔着一道门。

  “你说我干嘛?想你了呗。”关晓峰说完,理直气壮的将手继续往林静的密林深处探去。

  “你疯了,爸妈就在里面,会被发现的。”林静真是被这个小男人搞得无语,明知道这么危险的情况还是这么任性求爱。

  “没事的,不会被发现,快点吧。”关晓峰不依不饶,探入林静密林处的手已经将手指抠入了穴口。

  “嗯!”林静一下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因为阴道内插入的异物而发出过大声音。

  关晓峰感觉这种性爱太刺激了,就像小时候明知大人不让怎样,他偏要忤逆家长,胡作为非一样。他感觉自己活动的手指已经足够湿润了,就让收回了手,示意林静爬到他身上。

  林静习惯于迁就晓峰,只好将被子放在一边,正当她欲翻身爬到关晓峰身上时,却被他制止了。

  “又怎么了?”林静不明白丈夫还要干什么。

  “把裙子脱了。”关晓峰指了指林静身上的睡裙,眼中带着异常闪亮的渴望。

  “这样……不也可以吗,不脱行不行啊?”林静撩起了裙摆,自己已经脱下了内裤,如果让她上位的话,是不影响插入交合的。

  关晓峰伸手便开始拉扯林静的睡裙,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林静只能露出了雪白的胴体,户外皎洁的月光照在她的曲线上,简直诱人异常。

  “快上来。”关晓峰向林静招了招手。

  林静蹑手蹑脚的向自己的丈夫身边移去,同时眼睛不时看向身边的卧室门,在确定关闭严紧后,才放心的爬到丈夫身上,张腿骑在他的下体上,同时一手伸向臀后,扶起丈夫勃起的阴茎,缓缓坐下。

  “唔……”关晓峰发出了舒爽的呻吟声。

  林静却没那么满意,丈夫插入自己阴道时,总是感觉若有若无,不知道哪里不和自己的意,但就是感觉不爽,相比丈夫用手摸自己的私处,阴茎插入后反而快感减少了。

  林静配合丈夫抽插的节奏活动自己的腰肢,力图将阴茎引入到更深的位置,在林静无聊的配合丈夫做爱时,她余光中感觉卧室门动了一下,她立刻转头看向那诡异的门,许久眼睛瞪大,不曾眨一下,心跳陡然加速,莫名的担心和一种奇怪的感觉在悄悄漫上来。

  “额!”关晓峰停下了抽插,一声低吟宣告了他的任性结束了。

  林静被丈夫的低吟唤醒,她甚至没有留意到丈夫搏动的阴茎,看着身下的丈夫气息由粗重变沉稳,最后竟睡熟了。

  她从丈夫的身上下来,穴口渐渐流出少量精液,弄到林静大腿内侧,她立刻转身跑进洗手间,清洗自己的下体,拿起淋浴喷头,对着自己的下体冲洗。她又想起了自己刚刚的幻觉,卧室门到底动了,还是没动?走神的时候,她将水弄了一地,等回过神来,才立刻拿起拖布开始清理,整理完一切后,林静感觉轻松了许多,也许只是自己担心过度了。

  林静推开洗手间的门,映入眼帘的是男人精壮的胸膛,心想晓峰不是睡了吗,怎么又起来上厕所?她来不及看男人的脸,就被男人的下体吸引住了,蓝色三角内裤被高高支起,那里面的东西几乎要从内裤侧边顶出来了。晓峰不是刚射完吗?怎么又……就在林静迷惑的看向男人的脸时,差点吓得她魂飞魄散。

  “爸?……”林静瞪大了双眼,她忽然感觉自己的双手为什么这么娇小,她想此刻自己的双手大如地席,或长出上百只手来遮住自己裸露的胴体。

  “林静……”公公在吃惊的同时似乎比林静要镇定的多,但他的下体就不那么听话了。原本高高顶着内裤的龟头一下从侧面滑脱出来,一根粗长的阴茎在裆下摇晃硬挺着。

  林静低下头,快步走出了洗手间,然后将公公关在了里面,她的脸颊如燃烧般火烫,心跳如擂鼓般激烈,她慌张中被丈夫的脚绊了一下。

  “嗯,林静,洗手间没关灯呢。”关晓峰呓语朦胧的说着。

  “爸,爸……在里面呢……”林静钻入被子里,用被子紧紧的裹着自己的娇躯,唯恐被人再次窥见。

  “……哦……”关晓峰哦了一声便又睡沉了。

  林静回想起走出卫生间时,看到公公的阴茎,那尺寸与丈夫完全不同,既然是亲生父子,为何这东西不遗传呢?林静也觉得自己的想法可笑,但心情稍稍平静后,她猜想被那样的阴茎插入是什么感受呢,脑海闪过这个念头后,就立刻拼命摇头,想把这疯狂淫荡的想法抛出脑后,可这一夜林静的脑海里都是公公那根硕大粗壮的阴茎,挥之不去。

  第二天一早,林静带着重重的黑眼圈问候了公公婆婆,婆婆自然心疼懂事的儿媳,说就不该让晓峰和林静住客厅,看明显一夜没睡好。

  关晓峰偷笑,以为林静的黑眼圈是被自己半夜做爱搞得,暗自得意。晓峰父亲关动则大概猜出了儿媳休息不好的真正原因。

  一家人吃完早饭,便出发去了医院,在黄牛手里买了专家号,关晓峰一边骂黄牛黑心,一边又在朋友圈里晒自己换来的专家号。

  林静自然没心情管关晓峰的无聊,整天她都魂不守舍的样子,看到公公时是一惊一乍的,好在住院办理的很顺利,在开刀后,婆婆进入了昏迷期,医生说这样的情况需要观察,可能需要三到七天能苏醒。婆婆昏迷的时候是需要陪护的,关晓峰心疼父亲的身体,坚持要同父亲换班,一人一天陪在医院。

  林静作为儿媳没有被安排任务,毕竟隔着一层亲缘关系。在公公照顾婆婆的同时,也一同照顾了林静的口欲,公公的厨艺简直好的没有词来形容,每次林静都吃的一干二净,简单几顿饭就把林静的嘴喂刁了。

  “爸,你做的太好吃了。”林静看着公公俊朗的身姿穿梭在厨房与客厅之间。

  “那就多吃点。”关动笑了笑,把刚做好的菜端给林静。

  “再这么吃我都要胖了”林静夹起一块肉,看着色泽诱人,气味浓香,控制再三后,还是忍不住吃了下去。

  “胖了有肉更好看。”关动走到林静身边,摆放碗筷。

  林静听后与公公四目相视,彼此都意识到了刚刚的话好像有些别的含义,林静脸颊顿时绯红,关动也立刻转身,说看看锅,就走进了厨房。

  两个男人每人陪林静一晚的日子过了一周,也没见到婆婆苏醒好转,关晓峰心急如焚,而公公却沉稳等待。经过这几天的美食入口,林静除了涨了几斤肉外,她发现自己一到晚上周身微热,欲求之意渐强,而丈夫照顾婆婆一天后,回来便倒头就睡,这更加剧了林静的饥渴。

  一天夜里林静忍耐不住烧身的欲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个人深夜在客厅地铺上辗转反侧,腰肢扭捏,纤手滑过私处一阵阵快感让她满足,但自慰过后是更加的空虚。过度自慰的她甚至手埋在内裤里,就疲惫的入睡了。

  朦胧中林静听到了厨房里时有时无的碗盘碰撞声,她睁开惺忪的睡眼,发现自己的手正埋在内裤里,而睡裙早已堆在了胸口,清晨的阳光暖暖的晒在双乳上,下体更是彻底曝光。

  林静一骨碌钻入被子,连头都盖住了,心跳砰砰加快,心想公公不会全看到了吧?真的丢死人了,林静猫在被子里悔天恨地,真想找个什么洞钻进去。

  听到厨房里的脚步正走进自己,林静蜷缩着身体,装睡不动,恨不得呼吸都停止了。听着公公一步步走进自己,当走到身边时,他停下了,林静不知道公公是不是在看着自己,她希望不是,也许只是她希望。

  林静听到公公拿起了背包,将门口鞋柜上的钥匙拿起来,然后出门走了,随着‘咣’的关门声,她的心也像落了地,将头上的被子立刻掀开,舒了一口气。

  厨房里是准备好的精致早餐,在众多营养美食里,她看到一根粗粗的香肠十分突兀的摆在那里,这让她想起了几天前,看到了公公的阴茎。

  一杯热奶下压着纸条---------“醒了趁热喝,如何凉了别用微波炉”

  林静看着扭扭歪歪的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心里的委屈和酸楚一下涌了上来,她捂住自己的嘴,但眼泪还是脱线般的滑落,大滴大滴的浸湿了字条。

  一天夜里,林静欲火焚身,脱去了睡裙和内裤,将一根黄瓜套上避孕套,尝试着塞进了自己的阴道,突刺横生的表面让她不敢大力抽插,只是将黄瓜塞入一截,自己用手指按压着阴蒂,努力让自己获得最大的快感,但不知为何,林静双腿开合时,一条小腿突然痉挛抽筋了。

  “啊……”剧烈的疼痛让她失声大叫。

  关动立刻惊醒,推开卧室门,看到自己的儿媳全身赤裸,双腿大开,私处一根不知什么东西插在穴口中,口中痛苦的哀嚎着。

  “这是怎么了?”关动被眼前的景象吓蒙了。

  “腿……腿……爸我的腿……好疼啊……”林静哭喊着,指着自己的小腿。

  关动立刻明白林静的腿抽筋了,他立刻抓住她的脚踝,手用力推林静的脚掌前部,拉抻她的腿部肌肉,几次用力纠正后,林静的表情渐渐平复,不再那么痛苦了。

  “好多了……不疼了……”林静已经疼的满头大汗了,顺手擦了一下自己额头的汗,当在看向公公时,发现他正痴痴的看着自己的下体,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有多狼狈。

  “爸……我……你……”林静完全慌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关动没有说什么,将握在手中的脚踝递到嘴边,张口吸允亲吻起来。

  “哎呀……爸……你……别……放下……我……”林静想收回自己的脚踝,可公公的手力极大,像一把铁钳般夹住了自己的脚踝,让她丝毫不能挣脱关动从脚踝吻到小腿,从小腿吻到大腿,最后在大腿根部停下了,这时他已经慢慢爬到了儿媳的双腿间,他伸手握住了那根黄瓜。

  “啊!”林静感觉到黄瓜塞入自己阴道的部分跟着一扭,突出的表面弄的她一声嘤咛。

  关动缓缓用力慢慢拔出黄瓜,看着美艳的儿媳频频皱眉,双腿开合,他裆下的硬物早已硬肿不堪,那不属于自己,又时刻在召唤自己的美穴,就在眼前。

  “爸……别告诉晓峰好吗?……我以后不会了……你慢点拔……有点疼……”林静生怕丈夫知道自己的不堪和淫荡,连连向公公求饶。

  关动深吸一口气,不置可否,将那根沾满儿媳淫水的黄瓜丢在一边,低头吻住了泛滥的穴口。

  “唔……”林静本能的呻吟发声,她万万没想到公公会做这样的事,连自己的丈夫都不肯为自己口交,虽然林静期待这样的做爱方式,但丈夫为人保守老实,她怕贸然提起古怪性要求,会遭到丈夫的鄙视。可如今自己的奢望却意外实现了。

  林静清晰的感觉到公公温暖的口腔和唇舌,那种柔软十分贴心,让她瞬间舒服的放松了全身肌肉,公公像触碰到了她身体的开关,此刻让她酥软无力,绵绵入境。

  “啊……嗯……嗯……哦……哦……唔……”林静感觉公公正在舔自己的阴蒂,吸食自己的阴唇,阵阵撩人的快感让她飘飘欲仙,这种欣快感她从来没在丈夫那里获得过。

  关动将儿媳的阴唇实为珍馐,小心舔弄,细心呵护,灵巧的舌头时舔时钻,时上下滑动,时左右顶撞,大力吸食后,涓涓细流入口,似咸似甜,美妙绝伦。

  “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超刺激的快感让林静忘记了一切,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埋头在自己私处的公公,忘记了她们本不该如此行事,不该如此贪恋肉欲。

  狭窄静谧的出租屋内,吧唧吧唧的舔舐声十分响亮清晰,女人的娇喘和嘤咛更是让气氛变得异常淫靡。

  林静被公公的口技彻底征服,身体不停扭动,胯部不时挺起,迎合着公公的口交,阵阵快感让林静到达了兴奋的顶峰。

  “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林静大声呼喊着,一手撕扯着床单,一手不停的拍打公公的肩膀,那样子既像劝退,有像在加油。

  “啊!!!”林静在最终身体高高反弓,双臀颤动,全身肌肉都绷紧着,一串串刺激的电流在全身穿梭来往。

  三年的夫妻生活,林静第一次获得了高潮,这蚀骨销魂的感受竟是自己的公公带来的,她的身体重重的落回时,她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身下的浸湿的被褥微微发凉。

  关动看儿媳渐渐从高潮中恢复,他脱下内裤,跪在儿媳两腿间,伸手分开她的大腿,将粗长的阴茎放在她如水的阴唇上。

  林静在朦胧中立刻感觉到了私处的触碰,她起身看向下体,发现公公已经做好了插入的准备,她看着那硕大的龟头,硬肿的发亮,自己的阴唇真乖巧的匍匐在阴茎下。

  “爸……我其实……我……”林静说不下去了,眼里在眼眶里转了几下后,簌簌落下。

  林静心里是不想拒绝的,被点燃的身体早就渴望那雄壮的硬物插进来,但自己身为人妻,为了满足自己的肉欲,就要将整个家毁了吗?公公的阴茎就在穴口外跃跃欲试,一旦公公插进来,一切都不可能回头了,荡妇,婊子,害人精……从公公插入的那一刻开始,自己就和这样的称呼无二区别。

  但三年如同死水枯沙般的夫妻生活让林静蓄积了满满的欲望,一旦今朝尝到甘露美醇,让她怎么能甘心舍弃呢,内心的矛盾和纠结让她痛不欲生。

  “林静,你是个好姑娘,是晓峰配不上你,别怕,出了事,爸替你顶着,你就说我*奸你,知道吗?”关动说完,伸手擦干了儿媳脸颊上的泪水。

  “爸……”林静的泪水流的更加汹涌了。

  林静抓住了公公的手,将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引领公公用力抓了转。她看到公公眼睛一亮,眼圈一下红了,但转瞬就变成了坚毅笃定的眼神。同时,林静感觉公公的龟头破开了自己的阴唇,正缓缓推送进来。

  那硕大的龟头有着惊人的扩张感,林静丝毫不怀疑,公公的龟头比方才的黄瓜还要粗大,节节插入自己阴道的感觉清晰无比,就像自己可以亲眼看到公公那粗壮的肉物在钻入自己体内,与丈夫的若有若无相比,真是天壤之别。

  “爸,慢点……你的东西……太粗了……”林静虽然惊喜于这种扩张,但从未经历这样的开垦,她的阴道承受起来,十分辛苦。

  关动嘴角微扬,停下了插入的动作,保持阴茎此时的深度不动,另一只手也抓住了儿媳的乳房,慢慢揉搓起来。

  林静看着公公成熟俊朗的脸上露出微笑,一双黝黑沧桑大手揉搓着自己的丰乳,心里有了一种莫名的满足感,在公公的影响下,她也甜甜的笑了出来。

  “怎么?不哭了?”关动看到儿媳破涕为笑,心里更是开心畅快了不少,半开玩笑的逗着她。

  林静被公公一逗,羞愧的烧红了脸蛋,伸出胳膊挡在自己脸上,不敢与公公对视。

  “林静,你是个好姑娘,到什么时候都是,不要怀疑,不要忧伤,那样的话,爱你的人也会伤心,如果我年轻十几年,我也会追求你,娶你的。”关动伸手拿下了儿媳遮挡的胳膊,轻轻伸出手指拨开她凌乱的秀发,那是一张让他感觉窒息美艳的脸庞。

  关动低头吻住了儿媳的嘴唇,柔软的唇肉吹弹可破,细滑的舌头更是美妙灵气,两人一时忘情的吻着,啧啧之声传遍房间每个角落。湿吻结束,四目相对迸发出更加神情的火花。

  “爸……你能再试试……进来一些吗?”林静说完又用胳膊挡住了脸,但耳朵却红的像是晚霞般浓艳。

  “好,遵命就是。”关动弓身,催动阴茎继续插入。

  “嗯……”林静尽力克制自己的身体,但还是发出了坚忍的呻吟。

  林静能感觉到公公以极慢的速度插入阴茎,好让自己能更为轻松的适应他的尺寸,经过好久,她才感觉到公公下腹贴在自己私处,完成了阴茎全部长度的插入,而阴道深处也被重重的顶住了宫口,那种对内脏的推挤,她在和丈夫做爱是从未体会。

  “林静,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关动看着自己的阴茎全部没入了儿媳的阴道,两人的私处的皮肤已经紧密的贴在了一起。

  “还……还好……就是很胀……里面有点顶……”林静皱着眉,心里催促着自己的身体快些适应公公的巨物,不知道一会真的抽插起来,会是怎么样一副让人难以忍受的冲击和快感。

  “那我动一动了。”关动感觉自己的阴茎被紧紧包裹着,那种紧绷缩窄也很久没有体会到了,抽插的冲动一再控制,才没有肆意开动。

  林静嘴咬下唇,点了点头后,便立刻体会到公公粗壮的抽插,一推一送间硕大的龟头刮擦着肉壁,阵阵刺激和快感强烈无比。

  “嗯……啊……嗯……啊……好刺激……额……好舒服……嗯……嗯……”林静立刻陷入了享受中,毫无顾忌的浪叫着。

  关动自然更开心,缩窄紧绷的肉穴,又多汁,又顺滑,真是美妙绝伦。

  “爸……用力……嗯……在用力……嗯……啊……啊……嗯……”林静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公公的极限抽插是什么感觉,一边浪叫一边给公公加油关动听到儿媳的鼓励,更是放下了担心,逐渐加大力度和速度,开始随性的抽插起儿媳的美穴。

  “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啊啊……爸……我要……啊啊啊啊啊 ……”林静深陷与公公的肉欲性爱中,完全抛开了自己往日里的矜持和端庄。

  关动有些意外自己的儿媳在动情时竟是如此浪荡不堪,大声求操还浪叫连连,清脆甜美的嗓音真是催情蚀骨。他紧抓儿媳的细腰,大力挺身,将阴茎深深插入阴道,每次插入时,耻骨与儿媳骨盆撞击隐隐作痛,但依然无法阻挡超爽的抽插带来的快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林静双手在被褥上胡乱抓挠着,身体不时挺起,秀发凌乱不堪。

  关动以极快的速度抽插着,一股尿意逐渐增强,阵阵快感即将把他推向顶峰,啪啪啪的肉肉拍击声响彻四周。

  “额!”

  “啊!!!!!!!”

  随着关动和林静一声低吼和娇喊,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室内咕叽咕叽的溅水声,啪啪啪的撞击声,在此刻戛然而止,公媳两人身体犹如凝固一般紧密交合而停滞不动。

  林静感受着公公强烈搏动的阴茎,那种跳动撩人心扉,硕大的龟头重重的顶在深处,她感觉一股股灼热的精流注入了子宫,源源不断地涌入,好似住满了这个宫腔,给她下腹一片温存饱胀。

  关动则感觉儿媳无序收紧的阴道,那种夹紧让他欲罢不能,高潮时宫口喷出的阴精直接浇在了龟头上,这让他立刻精关大开,汹涌喷射。

  “爸,你射的好多啊,我都感觉到热了。”林静无力的躺着,伸手抚摸着自己的下腹,脸上的微笑满足而妖艳。

  “当然多了,从第一天来,看到你骑在晓峰身上,我就一直忍着呢。”关动没有抽出阴茎,而是将林静的一条腿竖直抱起,亲吻她的小腿和脚踝。

  “啊?”天哪,那晚上她看到的不是错觉,而是公公真的在偷看,顿时感觉自己像妖精被照出来原形一般尴尬无措。

  “好了,我抱你去洗洗,你搂紧我的脖子。”关动说完一手包臀,一手抱背,将林静从地上硬生生抱了起来。

  “哎呀!”林静没想到公公力度如此之大,自己最轻也有五十公斤,再加上最近猛吃,怎么了涨了分量,公公竟然可以像抱孩子般将自己熊抱起来,而且保持下体继续紧密交合。

  关动十分轻松的抱着林静进了浴室,缸走到淋雨位置,他的老二就滑出了儿媳的阴道,紧接着大量的精液涌出了穴口,吧嗒吧嗒的落在地上。

  “爸,放我下来。”林静在公公的怀里扭了扭身子央求着。

  关动没在坚持,手里力度放松,将儿媳慢慢放下,可林静的脚刚一着地,就踩到了集聚在地上的精液,顿时一滑,差点摔倒在地上。关动手疾眼快,伸手搂住了儿媳的纤腰,将她抱了哥结实。

  “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孩子似得站不稳。”关动满眼的关切,口中却有些责怪的口气。

  “……还不是因为你射了那么多……”林静撇着嘴,小声嘟囔着。

  关动这时才留意儿媳脚下的精液,地砖上的确湿了一大滩,林静才会差点滑倒。淫荡的画面和儿媳的娇嗔让关动莫名兴奋满足,因为儿媳阴道和子宫内都盛满了自己的子孙根,那小声的辩解更像是满足后的挑逗,在同自己调情。

  林静刚拿起淋雨喷头,就被公公接过去了。从前和丈夫洗鸳鸯浴时,都是自己照顾丈夫,很少享受他人的服务。公公拿着喷头将温热的水流冲刷在她肌肤上,厚实的手掌滑过她的曲线。林静站在公公身前,乖乖的配合他的清洗抚摸。

  要是当初自己选择一位年长与自己的丈夫,是不是也能享受到今天的待遇呢?林静对丈夫的不满,和公公的好感越来越浓。等公公用喷头开始清洗自己私处时,林静一腿分开,将脚踩在一旁的浴凳上,私处完全展示在公公眼前。

  关动一边清洗,一边用手抚摸儿媳的阴唇,柔软的手感让他禁不住将手指探入,时轻时重的掏弄起来。

  林静开始极力忍受着公公的清洗和抚摸,但随着公公再次将手指插入她阴道,她的身体又开始慢慢动情,呼吸渐急,双胯扭动,她想提醒公公这是在清洗,不是要进行下一次做爱。但饥渴已久的林静无法舍弃这撩人的拨弄,只是单脚站在原地任凭公公戏弄撩拨。

  关动也被手指传来的湿滑细腻所刺激,裆下萎蔫不久的阴茎再次开始硬挺,这样的情况让他也惊讶不已,就算自己年轻时也没在这么短时间内重新勃起,如今遇上美艳撩人的儿媳,自己的功能竟被极大开发出来。

  “爸?……”林静眼睛迷离,正享受公公的爱抚时,竟看到他裆下重新焕发雄风,不免惊讶的指着那巨物,想确定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你看它又想要了,呵呵呵。”关动看到儿媳吃惊的样子十分可爱,他凑上前去,将硬挺勃起的阴茎再次对准儿媳的穴口。

  “爸,你……唔!”林静还没说完,就被公公正面抱紧,那根粗壮的阴茎十分顺畅的插了进来,让她所有的话都被一声呻吟代替了。

  关动双手紧紧的抓着儿媳的双臀,将她的胯部拉向自己,同时努力挺身将阴茎深深插入阴道。浴室里的热气袅袅升腾,他看见儿媳美艳的娇容好似仙女下凡,白皙的肌肤挂着点点水珠,淋湿的长发贴在胸前平添了几分仙气。

  “嗯……嗯……嗯……嗯……嗯…… ”林静怕自己单脚不稳,双臂环在公公的脖颈上,将私处尽量挺起迎合公公的抽插。

  “林静,我想从后面……你看好不?”关动停下了抽插,看着眼前仙女般的儿媳。

  林静自然顺从应允,放下单脚,不舍的脱离公公的抽插,然后转身扶住墙壁,压低腰身,翘起自己撩人的双臀。

  关动看着儿媳纤细的腰身和丰满的双臀,臀肉间若隐若现的穴口让人热血喷张,他上前掰开儿媳的臀缝,握住阴茎便直刺进去。

  “啊!”林静没想到公公后入会如此突然深重,那龟头一下就顶到了自己的宫口,让她立刻娇喊一声。

  关动双手紧抓儿媳双臀,尽情的操干着湿滑的肉穴,淋浴的细流洒在光滑的美背上,激起星星点点的水花,部分热水从儿媳的臀沟流下,淋在他进出的阴茎上,那温度竟然不及儿媳湿热的肉穴。

  “哎呀……嗯……啊……爸……你轻点……我要站不稳了……嗯……啊……”林静虽然有些支持不住,但公公野性十足,刚猛强势的作风却让她又惊又喜。

  关动刚想迁就娇弱的儿媳,可他发现林静丝毫没有躲闪,也没有做出任何阻止自己的举动,反而将双臀翘的更高了,双腿更大分开,正试图站稳身体。关动年长林静十几岁,可不是白白多活这几年的,他立刻明白了儿媳的心思。

  他丝毫没有减弱攻势,而是将抽插进行的更加肆意勇猛起来,啪啪的肉击声,水花四溅声,整个浴室里蒸汽弥漫,在缭绕的室内女人的浪叫和男人的粗喘巧妙的混合在一起。

  林静已经不分不清自己额头流下的是汗水还是热水了,双乳在胸前剧烈的摇晃着,背后的热水沿着腋下流到胸前,自己的双乳像是两个饱满成熟的木瓜摇曳滴沥,臀后的抽插仍在不知疲倦的继续着,短短一夜,自己犹如从饥渴的沙漠来到了滔滔江河中,干涸的身体在甘露的滋润下复苏成长,在江河灌溉下疯狂滋生起来。

  她从一个保守文静,端庄贤德的妻子,一夜间将所有矜持丧失,所有纲常伦理破坏殆尽。在身体得到极大满足和解放的同时,她的心理也遭受了极大的良心拷问和世俗常理的鞭打。

  “额!”

  林静从细细水声中听到公公的一声低吼,她又体会到了那根粗壮的东西在体内跳动,那一阵阵灼热的射入,这种舒爽和满足远远超过了良心上的不安和谴责,她双腿酸胀,再也无法支撑身体,渐渐的跪在了浴室的地上。

  关动还没射完,儿媳就瘫软在地,他被迫抽离的阴茎在离开阴道后,仍然搏动射精,他看到自己的精液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落在了儿媳的湿发上,乳白色的精液顺着头发,渐渐流到了白皙细腻的后背上,最后消失在细细的热水中。

  公媳两人一同清洗完身体,赤裸的走出了浴室,关动将儿媳一个公主抱搂在怀里,大步走进了卧室,然后将林静放在床上,盖好被子,他自己也钻入了被子,正想搂着美人入眠时,林静却突然起身,不想让关动触碰自己。

  “怎么了?”关动以为自己已经征服了饥渴的儿媳,遇到这样的情况让他有些意外。

  “爸,我……我还是到外面去睡吧。”林静斜眼看了一下床头上方,然后又低头用被子护住了赤裸的身体。

  关动不解,随着林静刚刚看向的地方,他发现儿子和林静的结婚巨照就挂在床头上,他大概明白了林静的拒绝和推诿。

  “也好,我陪你到外面去睡总可以吧。”关动的语气虽然缓和,但其中透着不容反驳的意思。

  林静真的没法接受自己在这张床上和别的男人同睡,而且那张结婚合影中,关晓峰幸福的笑着,双眼中饱含深情,这让林静感觉那双眼犹如烈火般炙烤着自己。她对公公的提议不置可否,起身回到自己客厅的地铺上,钻进了被子。

  片刻后,她感觉身边的被子掀开了,公公也钻了进来,一股淡淡的雄性气息向她传来。她感觉到公公的手伸了过来,抚摸着她的小腹,慢慢向上,最后停下了她的一只丰乳上,公公的手十分轻柔的抚摸了几下后,她便听到公公渐渐清晰的鼾声传来,那只握在自己乳房上的手也不再造次了。

  林静看着眼前黑黑的天花板,脑海里不断回放着自己与公公疯狂做爱的画面,自己浪荡不堪的浪叫似乎还在耳边回荡,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希望自己马上入睡,好暂时忘记今晚疯狂的经历,晓峰,晓峰?我该如何跟你解释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