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乱文学  »  最爱堕落少妇

最爱堕落少妇

添加:2017-06-09来源:网络人气:加载中

最爱堕落少妇

  浪像惊涛中的风,正以高八度的音节清析的 钻入嘉敏的耳膜,她甚至可以间歇的听到〝啧!啧!〞的水声,结婚四年的她当然知道那是物体进 出肉穴时的淫水声,她的颈子已僵硬的像化石,但是她不敢回头,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计算器屏幕,侧曲的双腿夹的紧紧的,好像要将身体里那份不由自主的火热与潮湿,包裹在肿胀的两片肉唇里; 已经快两个月了,但是她还是对这无日无之的场面不能适应,每回都面红耳赤、反应激烈。      这是城里颇具规模的一家俱乐部,后台的几位老板听说有市公安局长的儿子、有工商局的处级干部,所以一开张就红红火火,出入都是达官贵人,可是他们的表现在嘉敏眼里还比不上她白天厂里的同事。      今年二十六岁的嘉敏白天在一家印刷厂里当会计,结婚前在邻县的一家国企单位作出纳,那时公公是厂长,老公当经理,薪资虽然都不高,可是日子过得太平、安稳,谁知道就在她和老公新婚蜜月时,原来的单位因为绩效不好被裁撤了,公公提前退休,他们两口子一夕之间下岗了,第一年嘉敏很快就谋到一份工,可是无一技之长的丈夫却拉不下脸来「低就」,足足做了几年的「软饭王」。本来以嘉敏的工资和公公的退休俸,一家人省着点用还可平淡的过日子,如果不是婆婆突然中风,大笔的医疗费用蜂拥而至,虽然有国家的医药保健承担了大部份,但是剩下来的那一点就使得他们一家立刻陷入窘境,她也不需要打第二份工,老公也不需要远远的跑到南方大城去投靠姐夫,学习修车的技术,备尝两地相思之苦,算算日子也快一年了。 两个月前婆婆又因为感冒引发肺炎,更大的负担使得退休的公公也积极的想找一份差使,不幸的是嘉敏晚上工作的那家店也在那段时间倒闭了,如果不是那天在超市遇见同乡的姐妹滔马晓春,故事的发展 可能就不是这样!热心、爽气的马晓春也有一段伤心史,老公和小孩都在乡下,她独自在大城市里拚搏了几年,姘上一位大 人物,现在在一家「XXX俱乐部」作「妈咪」;听到好姐妹的困难之后,马晓春立刻就将嘉敏和她公公介绍进自己上班的地方,一个作了点歌小姐,一个在厕所「服务」,翁媳俩为环境所迫,别无选择之下,只好勉强的接受;可是公公王汉很快的就喜欢上这份工作——每天在香喷喷、空调十足的厕所里,只要哈哈腰、说两句恭维的话,再递个擦手毛巾,每天几拾元甚至几佰元的小费,轻轻松松的进了口袋,他不止一次跟媳妇说:『嘉敏啊!这地方连厕所都比咱们家舒服,如果他们晚上要人守夜,晚上叫我睡厕所也行!』可是嘉敏的心里是有苦说不出,这家俱乐部为了掩人耳目,小姐和包房都分为三等:C厅是普级的,只是陪客人唱唱歌、划划拳,有什么进一步的要求,对不起!你们自个儿门外说去!      厅是再高一级的,做的都是一些熟客,那么除了打真军之外,摸摸奶子、抠抠小屄都没关系! A厅则是最高级的,包房有暗道通往背后的豪华套间,在前面玩得上火了,可以就近解决,专门用来招待「有力人士」,小姐都经过精挑细选。      嘉敏是负责点歌的,无法跟着小姐们分级,而是轮着派的,想要避免那些淫秽的场面根本不可能; 像今天她轮到B202房,一进门客人就吩咐说:      『妳把国、台、英文歌曲轮着放!挑妳爱听的没关系!就是不许离开!』这个人嘉敏印像很深,四十多岁年纪就有个大肚子,大家都叫他「洪总」,上一回来,不顾「妈咪」和经理的劝告,硬是将坐台的「小雯」扒的精光,赤裸裸的坐在他大腿上,吸奶、挖穴,直弄得「小雯」 浪水满溢、哀哀告饶,没想到他一转身将沾满淫汁的肥手往嘉敏脸上一抹,嘿嘿笑道:『小妞!妳下面出的水有没有我手上多呀?让我看看如何?』跟着就毛手毛脚起来。      突然受到屈辱的嘉敏当场〝哇!〞的一声哭出房去,这件事立即惊动了好友马晓春和值班经理,无奈对 方是店里大客户又是另一名经理的朋友,所以最后赔了嘉敏三佰块钱了事;最让嘉敏难过的,是公公在回家的路上说的话,他说:      『嘉敏啊!在那种地方客人是去寻乐子的,动手动脚免不了,真给他们碰了,也不会少块肉,只要不是太过份,妳就忍耐点吧!这份工得来不易啊!』当晚嘉敏足足哭了一整夜,反复的思量,最后她不得不向现实妥协,「钱」现在对他们实在是太重要了!      从此嘉敏试着让自己放开点,对那些淫声浪语、不堪入目的画面,装作「听而未闻」「视若无睹」,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只是一味的紧张,现在却变得敏感的不得了,每次服务完一间B厅包房,嘉敏就得到卫生间换一条底裤,下体总是黏呼呼、火辣辣的,一张粉脸更是涨得通红,衬着白皙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身裁,老是引来客人注目的眼光,里面每一位「妈咪」都被问过相同的一句话:      『喂!妈咪啊!能不能叫放歌曲那位小姐过来坐一下台?』马晓春就曾打趣着说:『嘉敏啊!妳要是肯干小姐,我保证妳不出一年可以买楼,三年就变富婆!』当时嘉敏只是狠狠的白了她一眼,倒是不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