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入屋强奸乱伦】

【入屋强奸乱伦】

添加:2017-06-09来源:网络人气:加载中

【入屋强奸乱伦】

     家人都出去了,晚上只剩我和姐在看着电视。     姊姊看到累了就跟我说:「弟弟我先去洗个澡先休息一下」     我这时幻想着姊姊洗澡的样子他的胸部配上他的身体刚刚好,再有一次我姐蹲下来时我刚好看到他的胸部,大概B 罩杯吧奶子好白,而且她的胸部很有弹性喔,因为我以前趁她睡觉时有偷摸过一次,那时候她再熟睡时,我看到她胸前隆起一座小山就情不自禁的偷摸了,那时我屏住呼吸把手掌贴上她的胸部,摸起来感觉好软好有弹性,在她的胸部上按来按去,最后我沿着胸罩的边缘往里面摸,这样比较有真实感,摸着摸着摸到了她的乳头,我姐好像有感觉了,身体开始挪动,可是还没有醒来,最后家人走过来了,才不甘愿的走开。她的身材蛮瘦的,大概160 公分45公斤,可是她的屁股还蛮浑圆的,真想插进去看看。过了一些时 间,她洗好澡了,因为冬天冷她穿着一件牛仔裤和长袖,真想夏天赶快到,才有机会看到她粉嫩的胸部。     我姊她洗澡后有精神了,我们就继续看着最新的电影,此时听到楼下有人再按铃,我就赶紧跑下去开门,开了门后,怎么都是我不认识的人,才想说问你们有什么事吗?但他们就持着枪冲了进来要抢钱,我就赶紧大声跟姊姊说有3 个坏人要来抢劫要姐赶快逃跑,但歹徒大声喊着,如果你敢跑,就把你弟弟杀了,然后他们就挟持我上楼,姐姐看到我被枪押着,吓到脸色都发白了,我姐跟歹徒说你们要钱可以,我可以给你们,但你们赶快放了我弟。歹徒为了怕让邻居发现有奇怪的声音,就把我姊和我带到隔壁的房间,我们为了保命只好把父母藏的钱和金银首饰拿给他们,我们想说歹徒会就此罢手,但他们看到我姐的脸蛋,高挺的胸部起了淫念,还要强暴我姊。此时有一个歹徒把我绑住了,另外2 个则把我姊逼到了床边,歹徒说如果你敢大声喊叫我就把你弟杀死,但我姊还是有点反抗。   一个歹徒就从后面抱住她抚摸她的的胸部,用力的搓揉着,胸部因为歹徒的搓柔变成很多形状,歹徒跟我姊说你的胸部真软……我等会好好服侍你的,我在旁边看虽然相当兴奋,但不能表现出来,姊被一直歹徒搓揉着胸部,脸都暴红了,我姊一直说不要不要~~~弟快要救我,然后歹徒开始把我姊的衣服往上拉,我看到我姊穿的是白色的薄内衣,我姊再胸罩的包覆下胸部变得好坚挺,奶子的皮肤好白,我看到我姊的奶子被歹徒的手搓揉成不同的形状,歹徒开始掀开奶罩,我姐的乳房暴露在我的眼前,在歹徒的抚摸下,我看到我姐的奶头变挺了,我姊很难为情的看着我,但我那时超开心的,哈。     歹徒跟我姊说:「不是一直喊不要吗?怎么才一下子乳头变硬了。」     我姊被这么一说羞愧的泪珠都快滴下来了,此时歹徒笑着看着我,然后跟我姊说,给你弟一点福利好了,此时我被绑在椅子上,歹徒把我的裤子拉掉,我的老2 暴露在我姊眼前,我姊看到了,脸害羞的红起来了。     我姊跟歹徒说:「你要对我弟做什么?」     歹徒跟我姊说:「当然是做爱做的事啊!」     歹徒命令我姊帮我口交,我姊百般的不愿意,最后歹徒说要对我不利,我姊才肯乖乖就范,我姊走到我面前蹲了下来,我第一次这么近看到我姐的乳房,乳房被歹徒搓揉着红红的,此时我跟我姊说不要帮我口交。     但我姊跟我说:「难道你不要命了吗?」     我姊张开了她的樱桃小嘴含起了我的老2 ,我第一次被人这样含着,感觉好舒服,老2 觉得湿湿热热的,歹徒说赶快舔你地的老二啊,因为我姊是第一次,很不熟练的舔了起来,我感觉我的老2 好有快感,我的老2 被我姊舔的愈来愈大, 我姊的眼神告诉我,吓到了,我姊开使用手套弄了起来,我姊的奶子在我面前晃啊晃的,有一股冲动想插她,过了几分锺,我跟我姊说快把你的嘴移开,我受不了我要射了,歹徒跟我姊说你要把你弟的精液喝下去,最后我受不了,我大叫着一声,老2 抖动着,把精液都射到我姊的嘴里了,我姊差点吐出来。后来有一个歹徒变要求我姊帮她口交,然后把我姊压在了床上,我姊百般的不愿意。     歹徒说:「你都帮你弟了,你不愿帮也行,我让你弟死。」     最后我姊抓着歹徒的老2 套弄了起来,另一个歹徒则开始玩我姊的胸部,我姊被玩到胸口有点泛粉红色,我姊好像开始有感觉了,虽然我姊的嘴被抽插着,但有时歹徒用舌头玩弄她的奶头时,我姊有时会发出嗯的声音,而且他的脚指头还说缩起来抓着棉被,她一直拼命的忍耐着。挟持我的人,让我面对着我姐姐,挟持我的那个歹徒,要去把我姊的牛仔裤脱下来,我姊一直挣扎脚紧紧夹住不让他脱掉,但最后还是被脱下来,我看到我姊今天穿的是白色内裤,我看到内裤上有一团黑黑的不是很明显,我第一次看到他下半身只穿内裤的模样,她的腿好修长好白好细好嫩,脚足很美很白,那个歹徒就开始从我姊的脚趾头开始舔起。另一个在我姊嘴里抽插的歹徒,一直发出声音,我想他快要射精了吧!     我姐也知道他要射了,就忙着躲开,但头被紧紧的抓住,最后歹徒啊~~~了好几声,把滚烫的精虫射进我姊的嘴里,歹徒还威胁我姊说如果你不把它吞下去,我就把你弟打死,我姊只好很不情愿的把它吞了下去。在舔弄我姊脚的那个人慢慢的舔到了大腿内侧,原本在玩弄我姊胸部的那个人,把我姊从背后架住。   把我姊摆成M 型面对我,然而那个人开始舔弄我姊的阴部,我姊极力的挣扎。   「不要舔我哪里,救命救命。」     后来那个人干脆的把我姊的内裤脱了下来,我第一次看到我姊的阴部,粉红色的呢,不会像影片里的黑黑的,此时我姊叫我闭上眼睛不要看,但是歹徒为了让我姊有羞辱感,逼我继续张着眼睛看,不会像影片里的黑黑的,虽然我姊用她的眼神像我求救,但我被绑起来也没有办法,歹徒开始舔弄着她的阴部,还舔弄着她的小豆,我姊一直喊不要不要,但双脚和双手被抓着也无法挣脱,只能被舔弄着,渐渐的我姊的下面第依次被人家舔弄着,很快的流出了爱液,歹徒看到相当高兴,还糗我姊,     「一直喊不要,下面怎么一直流出爱液,根本就很想要嘛贱女人。」     舔弄玩了以后,歹徒用手指插入我姊的阴部,我姊还没被开过苞,表情很痛苦,歹徒感觉到怎么才插入一点点,就插不进了,歹徒们面面相觑。     「原来我们强暴到一个处女,真爽呀。」     歹徒故意用手指插处女膜,但却又不让它破,我看到我姊痛苦的表情一直喊痛。     「请住手,不要啊,这是我要留给我以后的丈夫。」     玩弄了一段时间以后我姊的爱液流的超多,我姊开始有感觉了,嘴里不愿意的发出嗯~嗯~不要嗯~嗯~不要的声音,此时我看到我姊的脚指头和手一直抓着棉被,歹徒见状用力抽插的更快,我姊要高潮了,我姊小蛮腰拱了起来,阴部一直吸吐手指头收缩着,最后我姊大叫了一声     「我不行了啊。」     爱液从她的小穴喷了出来,喷的一大堆,我姊无力的摊在床上,歹徒把它的手指头拿了出来,我看见小穴一直收缩,好像是在喊我还要,歹徒们跟我姊说,我第一次玩到会潮吹的呢,我姊斗大的泪珠落了下来,但梦靥还没结束,我姊的处女膜就要被夺走了。     姐姐在床上身体被压着,歹徒的手握着姊姊的美足往旁边撑开,用他的20几公分的大鸡在我姊小穴磨来磨去,歹徒慢慢的把它的龟头插进我姐姐的小嫩穴,我姊吓的脸色发白,狂尖叫。     「啊啊,不要插啊」     但歹徒一直在制造紧张,久久不突破我姊的处女膜,龟头在我姊的小穴进出,一直想引起我姊的欲望和制造紧张,过了一会儿,我只见歹徒猛力向前一插,我听到我姊的惨叫声,两只脚努力的挣扎着。     「好痛啊~~放过我,不要再插我了。」     我看见我姊的下面流出一些血和淫液,此时我姊被抓着也无力反抗,只能眼睁睁看的自己的下体被歹徒老2 进出自己的身体,我姊无望的被抽插着歹徒很温柔慢慢深入插到底然后再慢慢抽出来,我见到我姊的情绪比较缓和了,慢慢的脸开始涨红了,我姊开始控制不了自己身体的欲望,小穴一直流出淫液。     「啊…啊……嗯……啊……喔………嗯……」     一直发出着声音,歹徒边柔着我姊的胸部有时还舔姊的美足,歹徒开始加快速度抽插,我姊一直喊     「嗯……不……喔……啊……啊……」     我姊的不过身体的欲望完全沉浸在男欢女爱之中了,水嫩的蜜桃奶随着抽插而抖动,双脚的玉足也一样,有时候我还看到整根龟头插入时,我脚的玉足还会缩起来,慢慢的歹徒到了高潮,抽插速度愈来愈快,还污辱我姊。     「我要把精液全部送进你子宫的最深处,哈哈哈,有够爽。」     这时我姊从欲望中醒了过来,一直想推开歹徒。     「不要啊,不要啊,啊啊,喔,我不要怀孕啊,今天不是安全期,喔,喔」   歹徒插的更快了,我都听到睾丸撞击我姊屁股的声音,啪啪啪,我姊被欲望给打败了,我想我姊也快高潮了吧!     「喔喔喔,再深一点,再大力一点啊嗯啊嗯啊嗯」     一直呻吟,双脚扣住歹徒的腰部双手抱着歹徒。     「啊啊啊啊啊,我要高潮啊了啊,啊啊喔喔喔」     此时歹徒也受不了姊小穴的收缩和爱液的刺激,把精液全部送入我姊的小穴里,我姊小穴感觉到一股灼热感清醒了,开始嚎啕大哭     「大坏人,啊啊,这样我会怀孕的」     但此时歹徒还没把龟头拔出来,而是还在享受我姊肉壁的收缩,当龟头拔出来时,我看到了爱液、血、精液都从我姊的小穴流出来,好像流不完的样子,我姊的小穴还是一直收缩,全身无力的躺在床上。     我姊想说以为结束了,但是还有2 个歹徒还没享受到啊,其实那时候我也想干我姊,歹徒叫我姊以狗趴式,然后叫我姊的脸面对我,歹徒们一直污辱我姊,边拍打我姊的浑圆屁股,真像一只母狗,我姊的脸红害羞又羞愧的面向我,我看到我姊的乳房垂下来摇晃着,而且比刚开始的时候大了一点连乳房的青筋都有点明显了而且看起来乳房更有弹性,此时歹徒从后面把龟头插向我姊手则是搓揉着我姊的乳房,我看到我姊好像一只狗被抽插着,因为我姊有第一次的经验,我姊比较不会那么痛了,但还是屁股左右摇摆着再挣扎,雪白的乳房也一直摇晃着,歹徒开始插入了,我见到我姊又开始泛红忍着不叫出声音。     「嗯嗯,嗯嗯,嗯。」歹徒再抽插时也不时的把玩我姊的奶子,玩她的奶头,有时候歹徒用力捏一下乳头,我姊也会很敏感的叫了一声啊,此时另一个歹徒把龟头伸进我姊的嘴里,开始抽插起来,我姊也很熟练的用舌头为歹徒服务,歹徒很快的射精了。     「她妈的贱女人……舌头真够灵活的。」     此时再抽插我姊的小穴那个人,躺在床上,然后叫我姊跨坐在上面,我姊很痛苦的把歹徒的老2 慢慢的用进自己的小穴里,我看到我姊的表情好像很痛苦,但又因为渗入的摩擦脸上有一丝快乐,然后歹徒逼我姊自己动,我姊很羞愧的面向我,然后慢慢开始自己上下抽插起来,我看到我姊的胸部好漂亮~~粉红色的乳头,上下晃啊晃的,他的奶子又被把玩了,我姊开始被欲望所战胜,自己开始上下摆弄愈快,我想她忘了她正被强暴着,脸上出现快乐的表情。     「啊,好爽喔,讨厌啦,啊啊,喔喔喔」     此时我姊好像快高潮了,向前趴在抽插歹徒得身上,然后我姊上下抽插愈快。   「啊啊啊,我要飞了,再深一点,啊啊,喔。」     「喔喔。」     最后我姊嘶吼了一声,便把爱液洒再龟头上了,无力的趴在歹徒身上,但歹徒还没高潮,一直抽插着,最后他也高潮了,想要把精子射入我姊的体内,但我姊马上机警的想要把龟头拔出来,但两个歹徒把我姊压下去,只能任由精子再子宫里游玩了,此时我姊因为滚烫精子灌溉,变得更为敏感,我姊好像变成淫荡的女人,一直喊想要,最后还没插过我姊的歹徒见状,     「求我啊」     我姊顾不得我在这,一直望着龟头。     喊「插我吧,赶快插坏我这个淫荡的狗吧!」     此时我姊乖乖的躺在床上,双脚张开摆成M 字型,迎接下一波的高潮,歹徒迅速的把龟头插了进去。     我姊一直喊「好舒服啊,啊,嗯,啊,嗯,喔。」     我姊跟着歹徒的节奏,肉壁收缩着,歹徒边抽插边亲吻我姊的奶头,我姊也以双脚环抱着歹徒,此时他们热情的亲吻着,我姊不像被强奸,而像是在跟未来的丈夫做爱。     「啊啊你插的我好舒服啊,啊啊,喔喔喔。」     后来歹徒高潮了,快速的抽插我姊,我姊也一直迎合着。     「快,让我也一起高潮吧,我的小穴穴要你的精液,啊啊啊,喔喔喔,嗯啊。」   我姊这次在也不反抗了,让精液灌入体内,歹徒强暴我姊完后,就走了。我姊呆躺在床上,精液不断流出来,过了一段时间,她恢复理性开始痛哭。     「弟,怎么办?怎么办?我怕我会怀孕,呜呜呜。」     然后我一直安慰着我姊,我姊无力的依偎再我肩膀上,我第一次这么接近裸体的姊姊,真想干她,但最后还是作罢,我姊就去浴室把身体一直洗,小穴一直洗,想把精液洗干净,过了一段时间她穿好衣服出来,情绪比较稳定了,她一直拜託我,     「千万要替我保守这件事喔,不然我以后不能做人了,呜呜呜。」     到了明天我父母亲从国外回来了,看家里这么乱,问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就告诉父母有人入侵抢钱,此时我和姊两眼互相看了看,然后苦笑。     之后我姊跟我说谢谢你弟弟,然后亲吻了我的额头,过了几个月后,姊姊也淡忘这件事了,好险没有怀孕,之后就过着跟以前一样的生活了。     姐姐在那么多人强暴内射下虽然没有怀孕,但被强奸的事还是被一个住在旁边的亲戚知道了。     我姐经过了几天的休息后,心情慢慢平静了但有一天晚上我和姊在看电视时,楼下有人按了门铃此时我和姊想说会不会是之前那一帮歹徒又来了,我姐心理恐惧着但又很害羞,因为那一天她含着我的屌让我射精像又让歹徒强奸到高潮。所以我们只好先在楼上喊,看是谁有事要找我们,一看之下放心多了,原来是隔壁的一个亲戚好像有事要找我们,所以我姐就去楼下开门了,姐打开门。     「伯伯这么晚按门铃有事吗?」     伯伯说:「没甚么事,只是想关心你的身体。」     姐:「谢谢伯伯关心,我最近身体都很好啊。」     伯伯:「真的吗?真担心你怀孕了,那一天在窗户旁边,看到你帮你弟口交,又被人干到高潮好几次,奇怪怎么没怀孕。」     我姐吓了一跳满脸羞红的跟伯伯说:「拜託你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   伯伯:「不说出去也行啊,可是你要让我干你一下,我就不说。」     姐姐见着伯伯愈说愈大声,只好把他请到楼上去商量。我看到我姐带着她上来,就问她怎么了,我姐跟我说之后,我就冲过去要揍他了。     「你要是再揍我,我就把你们的事说出去。」     此时我只能不得已停下了手。     姐姐:「好,那我答应你的要求,可是不要射在我里面。」     伯伯笑着说:「好啊,算你识相,但是你弟刚才揍我,我需要依些医药费。」   姐姐:「我们之前被抢,都没有钱了。」     伯:「我就不信你们那么有钱居然没钱。」     於是伯伯他就在我姐的房间里翻箱倒柜,他虽然没有找到钱,但是他找到了一件我姐在高中时穿的校服,那件校服,上衣的布料很薄,每次我姐穿时隐约可看看她的胸罩的形状,裙子则是在膝盖以上10公分左右,超极短的,配上我姐修长的双腿,真是人间尤物。     伯伯邪恶的笑着:「找不到钱,但让我找到一件性感的制服,我要你换上这套制服让我干。」     我姐只好乖乖照办,我姐拿着衣服正要走向更衣间时。     伯伯:「在这里换就好了啊,反正你全身早就被看过了,不是吗?」     我姐只好不情愿的脱下他的长袖长裤。虽然我姐被糟蹋过,但她脱下上衣时,她的乳房一点都没下垂,反而是变得更白嫩更坚挺更丰满了,她的那一双白皙袖长美腿还是那么的漂亮。伯伯看到原本的小女孩,变成火辣的小女孩这一幕,裤子的屌早就撑起帐篷了。我姐换上衣服后,修长美腿配着短裙实在太性感了,上半身的胸罩也若隐若现的。     此时伯伯已经站在我姐姐的后面,手隔着衣服抓捏我姐坚挺的胸部,此时的我虽然很想看我姐被干高潮,但我还是不想看姐姐被糟蹋,於是我起步要走出门外,但被伯伯叫住,然道你不怕我一时忍不住将精子射到你姐的子宫里吗?我看了看我姐,我只好为了保护我姐,在那里看着一场现场春宫秀吧。我姐胸部隔着衣服被一直戳揉着,虽然我姐不愿意,也只好这样了,我姐羞红着脸面向我,伯伯把手伸进衣服里面搓揉着胸部。我看我姐的表情怪怪的,脸迅速泛红,也不时脚ㄚ子垫起来,原来伯伯已经把手伸到胸罩里面,直姐对着我姐的胸部搓揉,还不时的捏着她的奶头,伯伯掀开了衣服,然后迅速的把奶罩往上翻,我姐雪白的桃子奶弹了出来,伯伯对她的粉红奶头是用亲又捏,一直攻女生最敏感的部位,我姐也被舔的叫出声音。     姐:「不行,啊啊,喔,不要舔我那里,恩。」。     伯伯把我姐推到了床上,从后面架住姐姐,用双脚把她的修长白皙双腿架开,一边搓揉着胸部一边隔着内裤搓揉着我姐的阴蒂,我姐很快的有感觉了,下面的内裤都湿了一片,伯伯见状相当兴奋便把手指头插进我姐的阴道里,我姐的表情很痛苦,一直喊着小力一点。伯伯找到了我姐的性感带,此时动作加快抽差。   姐:「不行,啊,喔,不要再插了,我会高潮,我不想再弟弟面前又一次的潮吹啊,恩。」     伯伯听到会潮吹,抽差的更快了,我姐脚ㄚ子紧抓着棉被忍耐着,但最后还是忍不了。     「啊啊啊」     我姐的淫水随着叫声喷了出来,伯伯一下抽插一下停止,我姐的淫水也跟着手的节奏一下喷一下不喷,伯伯抽插完我姐后,我姐瘫软的躺在床上,下半身还在抽蓄着,伯伯把我姐的内裤脱了,用他灵活的舌头去舔我姐的阴蒂,吸食着我姐活鲍鱼所留下来的淫水,我姐很快的有感觉了,双手抓着棉被挣扎着。     「不行,不要啊,恩恩,啊,要飞了。」     在伯伯的挑逗下,我姐又高潮了,流出更多新鲜的鲍鱼汁。     伯伯:「小贱人,去帮你弟口交」     姐:「不行,我不能再做出乱伦的事。」     伯伯:「你不含也行,那我就跟大家说,你们乱伦。」     我姐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走过来,看着姐姐的衣服凌乱不堪,下面只剩迷你裙遮蔽着。由於奶罩被掀开,只剩薄衣服遮蔽着,我隐约看见我姐的奶头是坚挺的翘着,可惜不能近距离看见她的乳房,和她的鲍鱼。原来我的担心都是错的,当我姐蹲下来时,由於衣领够松,我看见了她的乳房,而且有时候也能看见她的鲍鱼,我姐脸羞红拉下了我的裤子,我的屌已经肿胀不堪了,当姐含下去时,真的是好温热,好舒服,我姐技巧熟练的套弄着。     伯伯:「看我多好,给你的奖励,为了证明我比上次那邦歹徒更好,我决定让你弟边口交边捏你的乳房。」     我跟我姐害羞互看了一眼,我第一次整个手贴着我姐没穿胸罩的白晰软嫩胸部,触感真好,为了怕我姐更羞辱,所以只好不脱她的衣服,而是伸手进她衣服里面把玩着,我抚摸着我姐的乳根,挑逗着我姐的奶头,我姐的脸开始爆红,浑身不自在,这时才知道我姐超敏感的,我姐对我使眼色,叫我不要再弄她。   然后我小声对她说,「如果不弄的话,那他把我们乱伦的事说出去要怎么办?」   所以我姐只好让我继续挑逗着,我姐含着我的屌不时发出声音。     「恩,恩,恩。」     她的动作也愈来愈快,此时我故意不小心大力捏她的奶头,她全身震了一下,然后我姐面露凶光的看着我,此时我已经快高潮了,告诉我姐后,她眼神暗示着没关系,此时我的手用力的搓揉她的胸部,然后把全部的精液喷射到我姐的嘴里面。我没想到我姐变的这么淫荡,居然把全部的精液吃了下去。     伯伯:「没想到你那么淫荡,主动吃你弟的精液。」     姐姐:「我想我不吃,你也会叫我吞下我弟的精液吧。」     伯伯:「我原本不想让你这么羞辱,那是你自找,主动吃你弟的精液。」   姐姐:「你,你,你太可恶了。」     伯伯:「好了啦,不要生气了,换你帮我口交吧,哈哈。」     我姐走过去蹲下来拉出他的屌含住他。     伯伯:「真舒服,你也太熟练了吧。」     套弄了一会儿,伯伯快射精了,我姐忙着躲开,此时伯伯用力着抓着胸部拉她过来,我姐痛的哪管那么多,只好吞下了他的精液。     伯伯:「用你的胸部帮我胸交吧。」     可是我姐也只会口交,不会胸交。     於是伯伯:「那我叫你弟来帮你吧。」     於是叫我过去,然后叫我帮我姐,照着他的指示做。     伯伯:「小贱人脱下你的衣服,把胸罩穿好,把你的口水抹在你的胸部上,把我的屌放在你胸部的中间。」     於是我姐就把他的屌从她的胸罩中间穿过去,我看见我姐的软嫩胸部胸部夹着一根屌,我想如果被夹在那边一定超舒服的,然后伯伯叫我从背后抓着我姐的胸部套弄他的屌,由於姐是狗趴式,当我在她背后时,我的老2 正好是顶的我姐没穿内裤的小穴,此时我姐也只能这样了,由於抓我姐套弄胸部的关系,我的老2 不时的顶在我姐的花蕊,过了一会儿伯伯喷精了,喷在我姐的脸上和雪白的胸部上。     此时伯伯退下了我姐的裙子,然后抓起了我姐的双腿从脚ㄚ子亲吻着,然后亲到了大腿内侧的鲍鱼,亲了一下之后,伯伯抓起他的屌粗鲁插进了我姐的嫩穴,虽然我姐被强奸过,但因为只有那一次做爱的经验而已,所以她的穴还是非常紧的。     姐:「小力一点,别差那么快,很痛,恩。」     伯伯:「没想到被强奸过小穴还是他妈的紧,我今天非操死你不可。」   伯伯快速抽插着,我姐奶子虽然被胸罩包覆着,但还是上下晃动的很厉害。               我姐痛苦的表情     「恩,恩,小力一点,我会受不了。」     此时伯伯把我姐胸罩的扣子解开,把胸罩丢在一旁,此时我姐全身没有衣物的遮蔽,变的更性感了,这时伯伯把我姐的双脚举起来放在他的肩膀上,使屌更深入我姐的花心,我姐的呻吟声愈来愈多。     「恩,不要,不要再进去了,不要在顶我的花心了,啊。」     伯伯好像快射精了,抽差的速度愈来愈快,我姐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呻吟着。   「再深入,插快一点,啊,好舒服,让我飞吧,我要你的精液,啊 .」   我见状我赶紧过去要制止伯伯射精。     我大声喊:「姐,小心,他要射精了。」     可是我姐在高潮的边缘,一直淫荡的疯狂乱叫:「伯伯我需要你的精液快射给我,啊,我要飞了。」     我一直叫着我姐,可是伯伯抽差的速度愈快愈深入,使我姐高潮了。     「啊,终於泄了,好爽,恩。」     便把淫水洒在薄薄的龟头上了鲍鱼抽蓄着,虽然我姐清醒了但鲍鱼一直吸着伯伯的屌,此时伯伯由於我姐滚烫淫液的刺激,抽差速度愈来愈快,此时我姐奋力的往后退,可是她的鲍鱼不争气的一直吸着他的屌,我试图把伯伯推开,但已经太慢了。     伯伯:「好爽,你的阴道真窄,肉壁真软,我要把精液全都射到你的子宫里面,我这次一定要让你怀孕,啊啊啊。」     此时伯伯把滚烫的精液射向我姐的子宫里面,我姐受到刺激,又高潮了。   「恩,好烫,好舒服,全身抽蓄着。」     伯伯把他的屌抽出来后,我姐的鲍鱼还是一直抽蓄着,精液一直从把他的屌抽出来后,我姐的鲍鱼还是一直抽蓄着,精液和淫水一直流出来。伯伯故意又把手指插进正在抽蓄的阴道里,一阵猛抽差。     姐:「不要,不行。」     我姐极力的挣扎着。可是淫水还是喷了出来,喷了一大推。我这次真的受不了了,要揍他。     我:「你不是说不要内射的吗?这样我姐会怀孕,干。」     伯伯:反正射都射了,又没关系,你敢揍我,我就把你们的事说出去。「   此时我也只能退到墙边看着他继续对我姐的侵犯。     姐一直哭泣着说:「你,你,太可恶了。」     此时伯伯从姐的背后插进他的屌,我姐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抽插着,我姐趴在床在,像一只母狗被抽插着,伯伯熟练的边抓奶子边抽差,由於我姐刚高潮,身体变得更敏感,奶子肿的愈来愈大,胸口泛红,奶头坚挺着,奶子由於身体的抽插晃动着。     姐:「恩,恩,小力,啊。」     我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我姐被伯伯污辱着,而不是我。伯伯抽插愈来愈快,睾丸一直撞击着我姐的屁股。     「啊啊啊」     我姐好是一只欠干的母狗,一直呻吟着,他们好像都要高潮了。我姐的屁股一直迎合着。     「恩恩,啊,再让我舒服一点。」     我跟我姐说小心不要再让他射到你的子宫了。     姐:「没关系了,反正他也已经射过了,恩,啊。」     我姐的脑子全被欲望所占住了,一直快速迎合着。     「啊啊啊,喔喔。」     他们一起达到了高潮,伯伯也正如他的意,把精液再次送往我姐孕育小孩的子宫了,我姐疯狂的呻吟着。     「啊,在射多一点,快,我要。」     我姐已经被调教成淫荡的女孩了,此时我姐还是狗趴式,伯伯把屌抽出来后精液和淫水一直从姐姐的鲍鱼滴下来,我看到我姐的鲍鱼还是一直收缩着。伯伯躺在床上叫我姐坐上来,我姐面露喜悦的把屌插在她的阴道里了,我姐双手抚摸着胸部,上下自己套弄着,屁股一直摇摆着,寻找更高潮的性爱,由於是跨坐着,每一次都是顶到我姐的花心,所以我姐很快的高潮了,把淫水在度的洒在龟头上了,我姐无力的趴在伯伯身上,我想伯伯依定很舒服,胸膛贴着姐姐干着姐姐,柔嫩的胸部啊。真棒,我姐再伯伯耳边一直呻吟着     「恩,恩,恩。」     伯伯抽插的更快了,然后把我姐平放,准备做最后的冲刺,抓着我姐的脚ㄚ子,努力的抽插着。     姐:「啊啊啊啊,好舒服,快干我吧。」     伯伯然后抓着我姐的胸部大力的乱揉,一直大力捏我姐的乳头,我姐这次好像没有感受到痛,而是胸口泛红的呻吟着,伯伯准备最后的冲刺了,亲吻着我姐细緻修长的脚ㄚ子,然后做最后的冲刺,我姐也迎合着把她修长的美腿还抱住伯伯,脚ㄚ子紧抓着,迎接着性爱的最高潮。     「啊啊啊啊,舒服,再快一点,啊,我要,我要,你的精子,老公,啊。」   伯伯听到更加兴奋。     「好,我就把精子都射给你。」     此时伯伯和姐姐又高潮了,比之前的性爱,还要激烈着,两个人疯狂乱叫,最后我看伯伯的屌抽蓄着,把精液都送到姐姐孕育儿女的温床,我姐疯狂呻吟着   「恩恩恩,好滚烫,好爽啊。」     此时伯伯一直不把屌拔出来,而是还在享受姐姐因到的收缩,进而把精液都射干净,当伯伯拔出屌后我看到阴道流出的爱意好惊人,像是流不出完似的伯伯做爱完后,还不忘一直把玩着肿胀的乳房,然后一直舔着姐姐的身体,我姐也只能任由他一直舔了。终於伯伯玩到爽了没力了,才高兴的走了。我像上次一样清理姐姐的阴部,我姐躺在我的肩膀上哭泣着,我不想怀孕,我不要,可是当我用卫生纸清理阴部时~ 我姐不小心的叫出声音来。     「恩。」     用很撒娇的声音:「弟小力一点。」     我安慰着我姐:「不会怀孕的,放心啦。」     在她依偎在我肩膀的时候,我的手也不听使唤的不时碰到她的胸部。     我:「姐,赶快把衣服穿上吧,去厕所清理一下。」     於是我就主动的拿起姐的胸罩,顺便偷闻了一下,好香的奶味,然后帮我姐穿上去。我故意穿很慢,不时碰触到她的奶头,此时我终於忍不住了,把姐压在床上,疯狂亲吻她的奶头,可是姐一直挣扎,又开始哭泣,我才停止下来。   我:「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姐:「我知道,下次别再这样了。」     我先去洗澡了。                 【全文完】